【获奖】剑河县深度贫困调研报告

2018年8月4日19:59:49【获奖】剑河县深度贫困调研报告已关闭评论

剑河县深度贫困调研报告

摘要:省委政研室结合做好中央财办定点帮扶剑河县联络服务工作,多次深入调研,将剑河县深度贫困状况概括为“一高、两低、三滞后”,分析有自然条件差、基础设施历史欠账多、产业发展基础差、深度贫困村投入不足、思想观念落后等五个方面贫困原因,提出“定目标、分类采取脱贫措施,抓项目、补齐发展短板,兴产业、做优生态长板,强改革、释放更多‘红利’,创机制、增强脱贫攻坚合力”五个方面的对策建议。

剑河县是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属国家11个连片特困地区中的“滇桂黔石漠化连片特困地区”,是贵州省不考核GDP的10个发展困难县之一,也是全省1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加快推进剑河县脱贫攻坚,必须找准深度贫困的症结,研究破解之策,抢抓中央实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行动的重大战略机遇,集中火力,攻克深度贫困。

一、剑河县深度贫困现状

剑河县国土面积2176平方公里,2016年末常住人口18.8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6%。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5万户4.93万人。近年来特别是中央财办定点帮扶剑河县以来,剑河县按照“生态脱贫•绿色发展”主题思路,充分利用好中央、省、州帮扶力量,贫困地区面貌明显改善,贫困群众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但深度贫困状况仍未得到根本性解决。其深度贫困状况可概括为“一高两低三滞后”。

一高:即贫困发生率高。剑河县下辖13个乡(镇、办事处)、301个村。2016年全县贫困发生率19.88%,比全省的10.8%高出9.08个百分点,是全省贫困发生率在19%以上的11个县之一。截至2017年6月,全县贫困发生率大于20%的有88个村,占全县贫困村的49.4%,其中36个深度贫困村贫困发生率超过33%,5个超过40%。

两低:即农民收入低、财政收入低。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2016年,全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7222元,比全省平均水平低868元,仅相当于排名第一的云岩区的47.8%。从收入结构看,工资性收入2304元、家庭经营性收入2839元、财产性收入15元、转移性收入2064元,分别占31.9%、39.3%、0.2%和28.6%。从财政收入来看,2016年剑河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4.11亿元,财政供养人员工资发放就需5.4亿元。近年来全县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均超10亿元,2016年达到19.65亿元,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投入,主要依靠财政转移支付和社会融资等,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非常弱。

三滞后:即经济发展滞后、基础设施滞后、公共服务滞后。从经济发展来看,剑河县经济发展长期滞后,2016年实现生产总值41.92亿元,在全省88个县(市、区)中排名第79位,仅占全省生产总值的0.35%,相当于排名第一的云岩区的6%;人均生产总值23122元,仅相当于全省平均水平的70%,相当于排名第一的花溪区的27.8%。2016年,剑河县各项增比进位测评指标综合总得分为76.77分,在全省10个不考核GDP的发展困难县中列第8位,比排名第1位的荔波县低6.64分。从基础设施建设来看,截至2016年底,全县仅一条高速公路即沪昆高速从县域西北角过境48公里,不到全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的1%。国道42公里,省道108公里,其余几乎都是大山深谷间蜿蜒盘旋的县乡道。乡镇和农村交通基础设施尤其落后,多数乡镇到县城车程在1小时以上,有的甚至需4小时;仍有十分之一的建制村未通水泥路,四分之一的建制村未开通客运班线。原有县城通往柳川、南寨、南加等乡镇主要交通要道,因三板溪水库的修建被淹没截断。目前,全县还有10%的农村群众未喝上自来水,17%的行政村尚未通宽带,移动4G网络也未实现全覆盖。从公共服务来看,农村医疗和教育条件落后,全县千人拥有卫生机构床位数仅为4.44张,仅相当于全省平均水平的71.0%。千人拥有执业(助理)医师数仅为1.31人,仅相当于全省平均水平的72.1%。农村教育普及率不高,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仅为87.8%,农村学前教育入学率仅为87.1%。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文盲或半文盲占15.5%,患长期慢性病及其他疾病的占3.9%。据统计,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因学、因病、因残致贫比例高达21%。

二、剑河县深度贫困原因分析

剑河县是贵州省十大重点林业县之一,森林覆盖率70.81%,具有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和丰富多彩的原生态民族文化资源。长期以来,剑河县发展滞后,资源优势并未转化为经济优势,呈现出“富饶的贫困”。剖析其深度贫困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自然条件差,可持续发展能力弱。一是土地贫瘠破碎,平地极少。剑河县位于苗岭山系东段雷公山东北坡麓、贵州高原向湘西丘陵过渡的斜坡地带,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目前,剑河县人均耕地不足0.5亩,且68%以上为坡耕田。二是自然灾害较多。大多数贫困村边远偏僻,灾害性种类较多,干旱、地震、泥石流、滑坡等灾害频度较大,对农民生产生活危害严重。全县共有101个地质灾害隐患点,一旦发生“天灾”,殃及面广、受灾程度深。三是“人祸”时有发生。剑河属于林区县,火灾是剑河农村最主要的灾害之一。全县农村住房89%为木结构房,且村寨密集,房屋间距较近,加上消防设施缺乏,农户安全用电用火防范意识不强,火灾等“人祸”时有发生。

(二)基础设施历史欠账多,自我发展能力弱。一是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这是长期以来制约剑河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1991年,国家正式决定在三板溪建水电站,逐渐减少对剑河县基础建设的投入,直至2005年县城整体搬迁,国家才开始逐渐加大对剑河的支持。20多年的历史欠账,使剑河交通基础设施相当落后。三板溪水库的建设,直接影响了柳川、南寨、南加等乡镇9000多户、45200多人的出行。二是建设用地成本高。剑河县平地极少,加上三板溪水库的建设淹没土地面积44.25平方公里,淹没耕地面积8949亩,建设用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削山填谷,成本特别高,平均每亩在50万元以上。三是农业生产生活成本高。耕地边远细碎,农机使用推广难,全县只有4个村能部分使用大型机械耕作,绝大多数靠人力畜力等传统原始劳作方式,难以发展特色农产品规模化标准化种植。

(三)产业发展基础差,辐射带动能力弱。一是产业发育弱、配套差。目前,剑河仍处于工业化初期,三次产业发展水平低、产业结构层次低。2016年剑河县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分别完成10.97、7、23.95亿元,分别占全省的0.59%、0.15%、0.46%,第一产业占比相对大、第二产业占比小,经济效益低。工业企业少且缺乏带动能力、竞争力强的大企业,2016年全县“四上”企业仅44家,由于企业自身实力不够,难以扩大生产规模消化更多的农产品。二是城镇化水平低。受到交通瓶颈、消费市场、物流成本等因素的制约,加上技术、资金、管理经验等各种要素的严重缺乏,剑河县城镇化发展缓慢、水平低,县城发展对农村带动能力不足。2016年,剑河县城镇化率37.97%,比全省的44.15%低6.18个百分点。三是招商引资的难度大。由于交通、用地等条件的限制,来投资开发农村特色资源的外商非常少,产业发展缺乏龙头企业带动。

(四)深度贫困村投入不足,脱贫摘帽能力弱。一是扶贫项目资金少。从36个深度贫困村3年累计获得的扶贫项目资金来看总体较少,且因资金有限,为确保贫困村出列计划的落实,往往会整合资金项目集中力量帮扶计划出列村,其余村所得项目资金必然就更少。36个深度贫困村2014-2016年所得扶贫项目资金累计大于50万元的只有7个,20-50万的有13个,10-20万的有13个,小于10万的有3个。二是产业项目资金少。由于剑河县贫困村基础条件都比较差,贫困村获得的扶贫项目资金大多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资金,发展产业项目资金少。

(五)思想观念落后,自主脱贫意识弱。一是人口素质偏低。全县户籍人口24.6万人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有22.7万余人,而大学专科以上学历仅有0.6万人。二是农村空心化较严重。2016年底,全县有2.6万贫困人口劳动力,在已就业的2.3万人中,有2万余人是在县外打工,在家务农的大部分为45岁以上人员,部分田地无人耕种,直接撂荒。三是农民专业合作社带动农民致富能力不足。许多合作社有名无实,不仅缺乏致富能人带动,而且缺少资金、技术、管理经验等,多数都是小打小闹,带动贫困户增收难。据统计,全县累计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500余个,能带动农民发展的不到30%,近半数合作社只有2至3个社员,有的甚至是只注册、未经营的“空壳社”。四是农村基层党组织带动能力弱。村干部老龄化严重,45岁以上的农村干部占总数的48.3%,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39.9%。全县农村党员30岁以下的仅有232名,占农村党员总数的4.07%,51岁以上的有3059名,占53.7%。

三、推进剑河县脱贫攻坚的对策建议

攻克深度贫困堡垒,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推进剑河县脱贫攻坚,要抓住中央财办定点帮扶的机遇,紧紧围绕“生态脱贫•绿色发展”主题思路,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第一,定目标,分类采取脱贫措施。一是在条件较好,有生产资源、有劳动力的“两有”贫困户,约占贫困人口总数的32.4%。此类贫困户可结合其资源条件和能力素质,立足实际发展产业帮助其脱贫。二是居住在立地条件差,公共基础设施难以延伸和保障,生产成本高、生活成本高的“两高”贫困户,约占贫困人口总数的18%。此类贫困户可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脱贫,重点解决好搬迁群众就学、就医、就业等问题,实现“搬迁即脱贫”。三是有一定文化,但缺技术、缺资金的“两缺”贫困户,约占贫困人口总数的9%。此类贫困户可通过加强技能培训,提高就业水平,有计划的组织外出务工就业,增加工资性收入等助其脱贫。四是因学、因病致贫的“两因”贫困户,约占贫困人口总数的13.5%。此类贫困户通过落实教育专项扶贫、慢性病大病兜底救助、选聘护林员等扶贫政策确保其脱贫。五是年龄较大,文化素质低,自身能力不足,无力脱贫、无产业可发展的“两无”贫困户,约占贫困人口总数的27.1%。此类贫困户采取社保兜底的办法,全部纳入社会保障社会救助范围,通过减量提标,实现应保尽保、托住底线,切实保障其基本生活。

第二,抓项目,补齐发展短板。一是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加快规划建设剑河县城乡快速交通网络,抓住中央财办帮扶机遇,加快推进剑—榕高速公路、三板溪四座大桥和十一座人行吊桥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重点解决好三板溪库区群众生产生活交通难的突出问题。积极推进“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六项行动计划,重点实施“组组通公路”工程,推动基础设施向乡村延伸。二是加大易地扶贫搬迁的力度。借鉴推广惠水县“五个三”易地扶贫搬迁的经验,推动易地扶贫搬迁任务落细落小落地,做到应搬尽搬。“十三五”期间剑河县共需搬迁4413户17896人,其中贫困人口3376户12625人。2016年已搬迁安置960户4056人,2017年搬迁安置3156户12728人,最后的297户1112人于2018年完成。三是加大生态补偿的力度。积极探索和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做好中央财办协调的1500名护林员的选聘工作,确保再争取1740名护林员指标,让更多贫困群众实现就地脱贫,由生态环境的守护者变成受益者。四是加大医疗扶贫和教育扶贫力度。建立健全医疗保险、大病救助、医疗救助、慢性病兜底救助“四重医疗保障”制度,深化慢性病兜底救助试点探索,遏制“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

第三,兴产业,做优生态长板。一是念好“山字经”。大力发展山上经济、林下经济,让贫困群众“靠山吃山”。把以园方公司为龙头的“房—板—林”一体化产业项目做大做强,力争年产值达到20亿元以上。因地制宜发展剑河小香鸡、剑河香猪等特色产业,加快推进农产品“泉涌”发展。采取“林—药”结合,引导群众扩大钩藤、青钱柳种植面积,做大做强“剑河钩藤”这一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二是做好“水文章”。大力发展水上经济、水下经济,让贫困群众“靠水吃水”。做好做足旅游扶贫的大文章,加快实施“旅游+大数据”计划,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打造剑河县城和温泉城两个5A级旅游景区建设,打造剑河国际山地森林温泉康养谷,发展以苗侗农耕文化为重点的研学体验旅游。大力发展稻田生态养鱼,促进农民增收。三是夯实发展“基石”。加大交通水利城镇建设投资力度,2017年城镇化率达到40%以上,增强发展的能力。

第四,强改革,释放更多“红利”。一是深入推广“三变”改革经验,盘活农村林地等资源,增加群众资产性收益和投资性收益。二是加大投入支持力度。争取上级财政加大对剑河县转移支付规模,形成支持剑河县脱贫攻坚的强大投入合力。三是探索政府性工程“以工代赈”扶贫模式。把包括县乡村公路、小型农田水利、人畜饮水、基本农田、小流域治理在内的农村小型基础设施工程项目采取“以工代赈”的方式进行建设,增加贫困群众的收入。四是创新推进金融保险助推脱贫攻坚。积极开发产业“保险”产品,针对小香鸡、商品猪、商品林、钩藤等特色优势农产品,积极推动种养殖保险、价格保险、收入保险、自然灾害损失保险等综合性保险。五是创新“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产品+电商”的产业脱贫模式。坚持走“强龙头、创品牌、带农户”之路,使村级专业合作社持续发展。

第五,创机制,增强脱贫攻坚合力。一是发挥好脱贫攻坚“指挥部”的作用。继续坚持和完善剑河县行之有效的扶贫工作机制,发挥好就业扶贫、产业扶贫、易地移民搬迁、社会兜底扶贫、生态补偿扶贫、教育扶贫、医疗卫生扶贫、旅游扶贫等11个脱贫攻坚指挥部的作用。二是创新干部激励机制。在党政主要领导不脱贫、不脱钩的基础上,探索建立“脱贫贡献大、成长进步快”的正向激励机制,对脱贫攻坚成绩突出的干部,破格提升政治待遇、工资待遇,让干部有盼头,进一步激发干事创业的激情和脱贫攻坚干劲。三是加大对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培育力度。注重激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自我发展能力,引导贫困群众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脱贫致富,有效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四是加大各方帮扶力度。抓住中央财办定点帮扶的机遇,通过多种形式,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委和省直有关部门在政策、项目、资金上对剑河县倾斜、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