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70后市长跨省升迁,离别感言情真意切、文采斐然,推荐细读!

2020年8月17日13:33:40湖北70后市长跨省升迁,离别感言情真意切、文采斐然,推荐细读!已关闭评论
6月21日,人民网强国论坛有一份6月18日崔永辉调任福建的离别感言,他以一封情深意切的《追望先贤》回顾了自己在荆州的工作,并以蒯越、韩朝宗、谢麟这三位历史上的荆州“市长”引出了自己的感悟,表达了对荆州的感激、不舍和祝福。
全文如下:
离别之时,回顾过去、追望先贤,我从荆州历史长河中的三位“市长”身上,得到了一些感悟。
第一位“市长”叫蒯易度,汉末襄阳人。唐代大诗人杜牧有一句诗:“荆州一万里,不如蒯易度”。
蒯易度就是《三国演义》中的蒯越,他本是荆州刺史刘表最重要的谋士,帮助刘表稳据荆州,刘表死后,曹操平定荆州,蒯越被封为江陵太守樊亭侯。
汉朝的州很大,全国只有十三个州,因此荆州刺史相当于省长,江陵太守则大致相当于现在的荆州市长。
杜牧这句诗源于曹操的一句话:“不喜得荆州,喜得蒯易度尔”,因为蒯异度能够治平荆州。当年的“蒯市长”听到曹操这句话,一定是诚惶诚恐。
我担任市长时也是这种心情。市长这个职务是一份重托,更何况是在风云际会、英雄辈出的荆州,我深知,在他们面前,自己只是灿烂星河中的一粒尘埃。
但市长更是一份责任,一个市只有一个市长,组织把这个职务交给你、人民代表选举了你,如果碌碌无为,贻误地方发展,上对不起党的信任,下对不起群众期望,自己也会良心难安,所以在任一天,就必须要忠于职守,尽力尽责。
第二位叫韩朝宗,唐朝长安人。李白在《与韩荆州书》中写道:“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出生于荆州的诗人岑参也留下了“不谓无知己,荆州甚爱才”的诗句,这里的“荆州”,指的都是韩朝宗。
韩朝宗曾任荆州长史,唐朝设有300多个州府,跟现在的市差不多大,但荆州地位很重要,还设有大都督府。
唐朝在全国设荆、扬、并、益四大都督府,大都督统管军政,荆州大都督大概相当于南部战区司令员兼荆州市委书记。另设长史主理行政,十分接近于现在的市长。
由于韩朝宗举荐了很多人才,有的官至宰相,所以受到时人尊敬,人称“韩荆州”。
李白这篇《与韩荆州书》,是他的一篇自荐信,写得洋洋洒洒,想得到韩朝宗的赏识与推荐,可能“韩市长”认为李白不适宜为官,所以并没有推荐他。1200年以后,世人都知有李白,谁还记得韩朝宗?
这是我的第二点感悟:市长这个职务虽只有一个,但并不等于你这个人就能力强、贡献大。
第三位叫谢麟,宋朝福建人。曾任荆州刺史,宋朝的刺史为五品或从五品,大概与现在的市长相当。
这位“谢市长”善于断案,一生清廉,爱护百姓,劳苦功高。他在任石首县令时,曾带领百姓筑堤,人称“谢公堤”。现在,黄山头山顶有谢公墓,传说谢麟去世后埋葬于此,周围百姓经常敬香,求谢公保佑,被誉为“荆江河神”。
这三个人中,只有谢麟的官职再也没有进步,蒯易度后来位列九卿,韩朝宗做过京兆尹,相当于首都直辖市的市长。而谢麟最终逝于桂州太守任上,桂州即现在的桂林市。但前面两位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谢麟至今还受到荆州老百姓的祭奠。
我的第三点感悟是:官不在大,任不在久,衡量一名地方官员价值的尺度,全都在于为百姓办了多少事。
幸运是一种偶然,但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偶然中有必然。必然性就在于,当前的荆州,正处于这样一个好的时代:一个风清气正的时代、一个干事创业的时代、一个重塑自信的时代、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
复兴大道即将通车,荆州机场就要通航。荆州的复兴、荆州的腾飞,指日可待,我会永远为荆州加油!
weinxin
公文有道文库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