扪虱倾谈惊四座,一时奇才王景略

2018年8月31日10:40:23扪虱倾谈惊四座,一时奇才王景略已关闭评论

公元375年,前秦都城长安。一个垂危的老人对前来探望的前秦皇帝苻坚说:“晋朝虽偏居江南,但正统相承,上下安定和睦,臣死之后,希望不要以晋朝作为图谋的对象。鲜卑、西羌是我们的仇敌,最终必将成为我们的祸患,要消灭他们以使江山稳定。”说完之后溘然而逝。
苻坚大恸,葬礼时对太子苻宏说:“上天不想让我统一天下,为什么这么快就夺走了我的景略呢?”这位景略乃何许人也?
扪虱而谈,善择明主
此人名王猛,字景略,北海剧(今山东寿光)人。他生于乱世、家境穷困,但从小好学,胸怀大志,才能卓越。隐居华阴时,以贩簸箕为生,虽然周围的人都轻视他,但他不以为意,悠然自得。
公元354年,东晋大司马桓温北伐进至关中。他率领的东晋军队先后在蓝田和白鹿原击败了前秦军,本可以一鼓作气直取长安,他却止步不前、屯军灞上。
王猛听说桓温入关,便身着粗布衣服登门造访。他一面口若悬河与桓温纵论天下大势,一边旁若无人地捉着自己身上的虱子。阅人无数的桓温觉察到眼前这位年轻人不凡,便问道:“我奉天子的命令率十万精兵为百姓扫除残存的贼寇,然而三秦的豪杰至今没有前来归附,是为什么呢?”王猛答道:“您不远数千里深入敌境,如今长安近在咫尺您却不渡灞水,老百姓不知道您的真实意图。”桓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长江以南没有人能赶得上你。”王猛卓尔不群、洞悉时事,让桓温深为折服。但通过这次扪虱而谈,王猛已窥破桓温心底的隐秘:桓温本无意克复中原,北伐只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声望,以便在与朝廷的对抗中增加砝码,占到优势。所以他婉拒了桓温一起南归的邀请。
后来,在前秦大臣吕婆楼的引荐之下,当时还是前秦东海王的苻坚得以结识王猛。二人晤谈时事,苻坚大悦,自谓刘玄德遇诸葛孔明。 
苻坚即位后不久即任命王猛为中书侍郎,掌管机要事务。公元359年,时年36岁的王猛一年之内连升五次官职。晚年的王猛更是身兼四大重要职务: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子太傅、司隶校尉。苻坚甚至对自己的儿子们说:“你们对待王公要像对待我一样。”正是因为有了苻坚的绝对信任,王猛才能一展胸中抱负,扫荡群敌,纵横四海。
深谋远虑,善于借力
王猛深谋远虑,即使面对议论汹汹,也能冷静客观地做出自己的判断。
公元369年,桓温伐前燕,一路势如破竹,前燕举国震动,有倾覆之虞,不得不派出使者向前秦求援,许以事成之后割虎牢以西之地以酬秦。前秦群臣一致认为应该“坐山观虎斗”,因为当年桓温攻打前秦时,前燕也曾作壁上观。
王猛并未当众表态,而是等众人退去后对苻坚说:一旦桓温击败燕国,进而屯据洛阳,征收幽州、冀州兵员,调来并州、豫州粮食,耀兵于崤山、渑池,陛下一统天下的大事就全完了。如今不如与燕国合兵先击退桓温,桓温退走,燕国也就筋疲力尽了,然后我们趁燕国的疲敝而攻取它。
苻坚采纳了他的建议。形势的发展果如王猛所料,桓温此次北伐虽然又以失败告终,但前燕和东晋确也两败俱伤,而前秦通过此次出兵,对前燕的山川地形、军队战力等都有了一定了解,为下一步灭燕战争打下了基础。
军事问题,政治解决
王猛智计百出,腹有奇谋,非常善于用政治手段解决军事问题,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
公元366年,原本向前秦称臣的羌人首领敛岐以略阳四千余家叛秦,向盘踞陇西的军阀李俨称臣。李俨本来在前秦与前凉两国之间首鼠两端,接纳敛岐后自认为实力足够强大,于是与秦凉两国断绝了关系。前凉统治者张天锡因此出兵攻打李俨,接连攻克了大夏、武始二郡,紧接着又于葵谷大败李俨。连败之后,李俨退守枹罕,向前秦请罪并求援。苻坚命前将军杨安会同王猛驰援李俨。在枹罕城下,王猛大败张天锡的部将杨遹,俘斩一万七千人,两军由此进入相持阶段。
为打破僵局,王猛给张天锡修书一封,言道:我接受的诏书只是让我援救李俨,并没有让我与凉州的兵士作战。我现在只好深沟高垒进行防守,以等待下一步的命令。这样旷日持久对峙下去,秦凉双方都会疲弊。如果将军你能暂时退却,我抓获李俨东归,而将军把李俨治下的民众迁徙至凉州,不知是否可以?王猛此信透露出两层意思:其一,前秦军的目的只在于救李俨,并不想与凉军扩大冲突;其二,前秦只要李俨一人(因李俨曾叛秦),而人口(当时最重要的生产力要素和军事力量来源)归前凉所有,以免前凉劳师远征却白忙一场。
王猛这封信是在大胜的背景下写给张天锡的,张天锡见信后,自忖非王猛敌手,正好就坡下驴,连人口都没要就退军了。张天锡退走后,王猛着便服,带数十随从请李俨开门相见,李俨被麻痹,没有严加防备,结果被俘,枹罕也顺势被占领。王猛一箭双雕,以微小的代价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识人用将,技高一筹
事之成败,系于人才。善于识人用人,是出将入相者必备的素质。在长期的政治、军事实践中,王猛磨砺出了一双敏锐的眼睛,练就了高明的驭将之术。
王猛平生最大的功业是灭前燕。两军还未正式交战,王猛派邓羌手下的将军徐成去侦查燕军布阵的虚实,约定日到中天时返回,可徐成却在黄昏时才返回军营。王猛大怒,要杀徐成,认为如果不杀掉徐成则无法立威。邓羌坚持求情道:“徐成是我本郡的将领,虽然失期应当斩首,我愿意与他一道死战来赎罪。”王猛仍是不允。邓羌怒气冲冲,回营集合自己的部将准备攻打王猛。王猛派人询问他这样做的缘故。邓羌答道:“我们接受诏书来讨伐远方的贼寇,近处的贼寇却想自相残杀,我要先除掉他。”王猛赞扬邓羌为人仗义又勇武过人,派人对邓羌说:“将军停止吧,我赦免徐成了。”
王猛当然明白开战在即,先斩大将是自断臂膀,他之所以要这样做是想考验邓羌的性格和胆略,所以王猛后来高兴地对邓羌说:“将军对本郡将领尚且如此,更何况对待国家呢,我没有什么可忧虑的了。”
等真正两军接战时,王猛见燕兵众多,便对邓羌说:“今天的战事,非将军不能取得胜利,胜败在此一举,将军尽力。”可在这种电光石火、万分紧急的关口,邓羌却“坐地起价”,与王猛讲起了条件:“如果能任命我为司隶校尉,那战事您就不要忧心了。”王猛说:“任命司隶校尉不是我能做到的,但我一定任命你做安定太守,封万户侯。”邓羌没有实现愿望,不高兴地退下来了。正当战事胶着时,王猛召唤邓羌,准备让他出战,可邓羌浑若无闻、默不作声。王猛跑到邓羌跟前说道:“好吧,我答应任命你为司隶校尉。”邓羌听后大喜,先与他手下的大将徐成、张蚝等人在军帐内痛饮一番,然后披挂上马,带领所部精锐直冲燕军,如虎入羊群,在燕军军阵中杀了个四进四出,杀伤前燕军数百人。到中午时分,前燕军队被俘斩五万多人,前秦军队又乘胜追击,前燕军被斩首和投降的有十多万人,前燕军统帅慕容评只身逃回了邺城。经此一役,前燕丧失了立国的根基,灭亡已无悬念。
王猛能够施展平生所学,离不开苻坚的鼎力支持;也正因有了王猛这位良弼干臣,苻坚才能削平群雄,统一北方。但王猛的突然逝世,摧折了他们共同的事业。后来苻坚忘记了王猛的遗言,在投降的羌、鲜卑贵族仍怀有贰心,前秦最高决策层普遍反对,内部没有完全整合的艰危背景下,骤然兴兵伐晋,结果淝水之战大败而回,不久身死国灭,徒留下“风声鹤唳”的典故。

weinxin
公文有道APP下载
用浏览器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