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的跨文体写作

2019年3月5日13:33:30秘书的跨文体写作已关闭评论

秘书的跨文体写作

秘书的跨文体写作
□文广会

跨文体写作本是一种文学现象,但对于秘书工作及秘书写作而言,无疑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及参照价值。笔者以为,秘书作为杂家,更应秉持这一原则,以改变工作作风,改革写作文风,使写作突破传统写作的局囿,更具时代性、可读性,更接地气,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从文学本体来看,所谓跨文体写作,是指写作者在特定的创作过程中打破传统文体学的写作范式,实现文体的跨越与联姻,甚至吸收一些非文学因素来结构作品的写作方式。自上世纪90年代初《青年文学》率先提出跨文体写作以打破散文、诗歌、小说诸文体之间的区别以来,跨文体写作一时风起云涌,《大家》 《十月》等主流文学媒体相继推出跨文体写作栏目,特别是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其跨文体小说《灵山》使人们对跨文体写作的热情前所未有地爆发出来。《莽原》主编张宇认为,跨文体写作之所以悄然兴起,是因为人们发现各种文体作茧自缚的难堪。“文体像牢笼一样局限和阻碍着写作的自由”,“文体的繁复和腐朽伤害和围困着写作的激情和灵性”。于是,“跨文体写作就像在自己的身上插上别人的翅膀一样,再也不是为了形式和形象,而是为了表现的实用,为了更自由的飞翔……”
可见,跨文体写作一是要在一个作品里运用多种体裁表达手法,打破小说、散文、诗歌、评论四大块(其实这也是文学期刊的固定栏目)的人为划分,而把这四种文体揉到一起灵活写作;二是为了表现的实用,自由地表达思想情绪;三是某种文体的主导态势、主导形态依然存在,令读者能够一目了然地看出某种文体的强大生命力。
那么在秘书写作中应不应当引进这种文学表达方式而跨文体写作呢?我们不妨先引一例《乐见更多接地气的公文》:
公文人人要看,看惯了官话,厌倦了套话,偶见“接地气”的实话,便觉得稀罕。日前,浙江省桐乡市公安局一纸案情通报就因此被网友点赞。
事情缘于打人者有错在先,却对劝阻者66岁的环卫工掌掴脚踹,致其脑震荡。视频网上热传,激起公愤。按说,打人者逾越社会底线,涉嫌违法,遭人指斥、责骂都属正常。不寻常的是桐乡公安的通报:“今天没有嬉笑,只余怒骂。任何人欺凌弱势群体,欺凌一位60多岁的老人都该被社会唾弃……我们不会说出你的名字,但不要以为自己是条‘金龙’就可以胡作非为。”这样的文字出现在一贯严正的警方通报中,实属罕见,难怪网友大呼“痛快”“实话”。
无独有偶。上周,江苏省环保厅下发两个通知,前者安排并督促干部职工抓紧休假,后者部署人文关怀十项措施。“抓紧休假”和“人文关怀”都是上了标题的,且行文“就事论事”,言简意赅,鲜见套话。网友赞其“表达直白”“充满人情味”。
在传统农业中,农民都侧重于“我种什么,便卖什么”,对发生在农场之外的事情并不予以重视,而“新型农业”中的农民则更网络化,相互依存和创业,同时具有很强的能力发现和评估信息。换句话说,他们必须改变“生产和销售”的心态,战略性的思考以生产出消费者所需要的产品。农民们必须考虑的重要问题是形成新的经济活动,如知识和信息、网络和联盟、外包和合同,以及消费者的选择、商机和偏好。这些都说明了在新型农业食品体系中的农户对技术和管理创新具有更开放的吸收力。
公文都是官方“红头文件”,可谓例行公事,写法也是有“套路”的,从“提高认识”到“加强领导”,从“安排部署”到“检查汇报”……人们司空见惯程式化文本、官方化语气,即使是描述性信息,也会被“规范”地纳入“框框”。
而上述两地公文,前者别具一格,情绪化表达,既亮明态度,又不失分寸;后者体谅职工,触碰现实,且一扫生硬刻板、言之无物的文风。二者的共同点就在于说实话,“接地气”,因此受到关注,引起共鸣。
改变文风就是改变作风。许多公文大可不必拘泥于程式,讲实事,说实话,直面问题与现实,才是真抓实干。舆论关切“别样”公文,折射了公众对政府机关改变文风和作风的期许,乐见更多“接地气”的公文。
这篇例文中所言的通报,属于典型的公文,但它明白无误地使用了文学、新闻性语言,形式上也打破了官方程式化文本的套路,令人耳目一新。笔者在此全文引用这篇新闻述评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看到跨界公文所产生的社会公众效应。由此可见,秘书的跨文体写作大有可为、应有可为。
其实,从秘书发展史中我们不难发现,秘书的跨文体写作古已有之,且源远流长。舜帝时出现的典、谟等公务文书,记录部落联盟首领与其下属的言行,在当时人类社会早期文史哲不分的泛文化状态下,即成为中国最早秘书跨文体写作的雏形。其后,中国商周时期的文献典籍《尚书》,以及随后不断涌现的诸如《左传》 《吕氏春秋》 《国语》《史记》等历朝历代的史传文本,既包含了散文、小说等多种文学元素,也体现了公文写作的诸多特质。李斯的《谏逐客书》、司马迁的《任安书》、贾谊的《论积贮疏》 《陈政事疏》、晁错的《论贵粟疏》,曹操的《让县自明本志令》、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李密的《陈情表》、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骆宾王的《讨武曌檄》、李白的《与韩荆州书》、韩愈的《论佛骨表》、张居正的《陈六事疏》、解缙的《太平十策》等灿若星辰的文章,无一不是秘书公文的典范、文学散文的精品。这些文章的作者在人生长河中既恪尽职守从事着秘书工作,同时也抒情言志,写了大量优秀文学作品。由此看来,秘书工作与跨文体写作本就彼此密不可分,理应融为一体。
阿诺德的思想与文化理念必将为我国的文化发展带来美好与光明。他的思想在当时受到各界批评和质疑。“文化传教士”“文化预言者”等这些带有讽刺性口吻的称号始终陪伴着他。但令很多批评者大跌眼镜的是,他的很多预言随后居然能够成为现实,人们记住的是他所代表的文化理念,而当年那些“对手”却随着历史的流逝变得悄无声息,这正好从侧面印证了他思想的价值所在。在经历了100多年时间的洗礼后,他的思想更是在新世纪焕发了新的容颜。正如他在《文化》中第1章使用的标题那样,给世界留下的是实实在在的“美好与光明”。阿诺德的文化理念为一代又一代人提供美好与光明。
人民网2017年发表了胡艾青的文章《接地气的文章才有力量》。作者在盛赞习近平主席2017年新年贺词“撸起袖子加油干”这句平实又接地气的话时指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总有一些机关公文、新闻宣传给人造成的印象大多是高喊口号,歌功颂德,戴高帽子,空话套话连篇,讲话老一套,行文八股调,造成了应付写、没人看的局面。那种不研究情况,不解决问题,缺乏思想、个性、灵性的文字语言,早已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
文章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改文风列为作风建设的重要内容,文风问题不是一件小事,它体现作风、反映党风。只有平实、接地气的文字,力量才是无穷的。“平实”就是事情本来的面目和真实的存在,把文字表达平实,事情是什么就是什么,做了什么工作就说什么;“接地气”就是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清楚道理,用朴实简洁的文风把事情讲清楚、说明白,让读者一看就懂,让民众喜闻乐见。
胡艾青在此所赞的平实、接地气的文字,就包含着秘书跨文体写作的政治内涵和时代呼唤。
因此,笔者以为,秘书的跨文体写作应当成为秘书写作者的必修技能,任何一位秘书都应尝试将文学、新闻、政论、商务、影视、民间文艺、司法等文体的笔法引入到秘书写作中来,打破秘书写作固有的条条框框,惟陈言之务去,改革创新秘书写作,使得秘书写作文本清新可爱,富有思想个性与灵性,接地气有力量。对于秘书职业本身而言,这也是抒发人文情怀的需要、语言审美的需要、创意思维的需要和文体融通的需要。
⑤爆破堆石区。该区位于过渡料区下游,形成下游上坝道路和下游坝坡,是坝体的主要支撑结构,为石料场及建筑物开挖爆破料,碾压层厚0.8 m,孔隙率小于或等于21%。
该系统的工作过程是:拉曼放大器的剩余泵浦光经过由两个波分复用耦合器构成的桥式结构进入掺铒光纤的光学谐振腔,泵浦掺铒光纤。由光纤环形镜和光纤光栅构成的掺铒光纤激光谐振腔的工作原理如下:当光波在谐振腔内往返一周所获得的增益等于腔内的总损耗时,激光器就达到了阈值。设谐振腔镜的反射率分别为R1和R2,掺铒光纤长度为L,则阈值条件为:
应当说明的是,笔者在此倡导的秘书跨文体写作并非无主次无核心的大烩菜、八宝粥,也不是偷梁换柱的转基因,因为每种文体都有各自独特的生成规律,有它行之有效的独特表达方式,文体间相互补充,当然对秘书写作发展有利,但不可取而代之、越俎代庖,将公文写得不像公文,那样就迷失了秘书跨文体写作的初心,失去了跨文体写作以表达丰富而准确为宗旨的本质意义。
参考文献:
[1]胡艾青.接地气的文章才有力量[EB/OL].人民网,2017-2-21.
[2]一刀.乐见更多接地气的公文[N].劳动午报,2018-08-06.
[3]李巍.凸凹:文学的怪物[J].文学自由谈,1999(2).
[4]张宇.理性的康乃馨——“《莽原》周末”散记之一[J].莽原,1999(1).

(作者单位:陕西青年职业学院)

weinxin
公文有道APP下载
用浏览器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