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论辩散文写作的典范——有感于《孟子》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有机统一

2019年3月5日13:33:31中国古代论辩散文写作的典范——有感于《孟子》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有机统一已关闭评论

中国古代论辩散文写作的典范--—有感于《孟子》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有机统一

中国古代论辩散文写作的典范——有感于《孟子》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有机统一
□陈剑宁

孟子(公元前372—前289),名轲,字子舆,邹(今山东邹县)人,我国战国时期杰出的思想家。他是继孔子之后我国古代儒家学派的又一位大师。后世多把他与孔子并称为“孔孟”,表明了他在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史上的重要地位。
孟子哲学思想的中心是“性善”论,政治思想的核心是“仁政”。他的民本主义思想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心向背的重要性,具有进步意义。诸如“制民之产”应给人民一个“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发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梁惠王上》)的生活条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人格修养等。孟子的学说体现了他进步的思想、宽广的胸襟、自信和刚烈的性格;他的散文高屋建瓴,锐气逼人,酣畅雄肆,喷薄有力。

《孟子》一书是孟子晚年与弟子们共同编纂的,比较详细地记载了孟子当时游说各国时与各诸侯王以及其他一些学人论难各种问题的经过和彼此的重要言论,成为儒学的经典。虽然总的来说还没有完全脱离语录体,但篇章结构和言辞文采都比《论语》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是充满全书的论辩性,与《论语》的坐而论道相比,有着较大的区别。《孟子》中既记述孟子本人的言论,也记述对方的言论;既写论辩的内容,也写论辩的过程;往往把时代气氛、各家学派和各种人物的言谈风貌和孟子的论辩技巧、性格、态度充分地表现出来,达到了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论辩性和文学性的有机统一。
《齐恒晋文之事》就是这方面的典范。这是孟子晚年第二次到齐国时和齐宣王的一次谈话记录,比较集中地阐述了孟子的政治理想,是《孟子》一书中重要的代表作之一。
What are the rules of the turn-constructional component and turn-allocation component for all the speakers in this reversion of If You Arethe One?
这是一篇对话体的论辩文。行文语言生动、比喻形象、说理透彻,富于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文中有些言论和思想,如“挟泰山以超北海”“缘木求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都具有发人深思、耐人寻味的艺术感染力量,充分反映了孟子所处的时代特点和他善于雄辩的独特风格。
运用判断、推理、类比的逻辑思维形式和联想、幻想等形象思维形式,并使二者有机结合起来相辅相成的写作手法,塑造了一个完整而有意义的艺术形象。
首先,孟子的论辩思维活动,在于他善于揣摩齐宣王的心理状态去打开对话局面。
有研究显示,慢性持续性低钠血症与步态异常、注意力不集中以及骨质疏松、跌倒和骨折的发生有关[7-9]。人体内约有1/3的钠离子储存在骨骼中,而其中40%是可交换的。当慢性持续性低钠血症发生时,体内的钠离子处于慢性消耗的状态,钠离子逐渐从骨骼中游离交换至血液循环中,骨骼脱矿化,破骨细胞活性逐渐增强,最终导致骨质疏松。而低钠血症同时又影响着中枢神经系统,导致步态异常、注意力减退[10]。此外,低钠血症还与肌肉质量的减少相关,为住院患者跌倒的风险因素之一[11-12]。
文章的第一句话是齐王问孟子说:“齐恒、晋文之事可得闻乎?”齐恒公、晋文公都是春秋时代的霸主,所问他们的事,只能是如何称霸的事情。这与孟子以王道统一天下的思想格格不入。因此他以分析判断的思维方式,先避开谈锋,假装不知,说:“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然后用“无已,则王乎”一句,把话题直接转引到王道上来。意思是说,关于霸道的事情,无可奉告。并未一开口就反对霸道,免得引起齐王的抵触情绪,只是暂时把这个问题撇开,先讲王道,并采取试探的语气:齐王可以吗?这样齐王便不好不让他说,只得问道:“德何如,则可以王矣!”孟子回答得简捷、机智而有力:“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强调只要“保 (爱)民”,就可以称王。这话多么动听多么诱人啊!引得齐王又来问他:“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一下子使齐王无法躲避这场论辩,只好听任孟子宣传他的王道学说。
其次,孟子善于选择事物进行艺术思维。他通过运用概念、判断、推理三种理性认识的形式及想象、联想和幻想等手法,伴之以强烈的感情和鲜明的态度,启发诱导齐王实行王道。由于他善于把复杂的问题寓于情理、哲理之中,因此经过他形象的比喻以后,听方和读者往往一闻便知、一目了然。
当齐王问孟子说:“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孟子肯定地回答道:“可!”一个“可”字,简捷有力,使齐王大受鼓舞,激动不已。于是迫不及待地询问孟子:“何由知吾可也?”孟子摸透了齐王的心理状态,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运用联想、比喻的艺术手段,抓住齐宣王不忍看到牛被杀死拿去祭祀而叫换成羊这件生活琐事,由小见大,作出逻辑推理:“是心足以王矣!”这里孟子认为齐王有“不忍之心”(《孟子·公孙丑》),是可以称王的。孟子把思想诱导工作寓于艺术思维之中,使齐王听后很感兴趣。孟子先指出以羊易牛,“则牛羊何择焉”,使齐王有点儿尴尬,连说“是诚何心哉”!接着又巧妙运用逻辑思维的方法,迅速转变话题说:“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称赞齐王有仁术,让齐王十分高兴。所以齐王深情地对孟子说:“诗云:‘他人有心,余忖度之’,夫子之谓也!”显然孟子推行王道的学说,深深打动了齐王的心。
虽然各个学校已经意识到小组合作教学的重要性,不管是对教学效果还是学生的成绩以及能力的提升都是有重要意义的.但是由于小组合作教学形式在我国教育界起步比较晚,而且由于各方面条件以及教育者观念的限制,使得目前小组合作教学形式存在一定的不足.
孟子凭藉种种具体感性材料,进行艺术剪裁和形象思维并予以夸张渲染和升华,以咄咄逼人之势进一步向齐王宣传自己实行王道和反对霸道的主张。如用“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足以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比喻“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进而以果证因,推理出“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恩焉”。然后又归结出不能实行王道的原因,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再用“挟泰山以超北海”“为长者折枝”,比喻实行王道,本来就是“为长者折枝”那样容易的事情,是“不为也,非不能也”。这些对话具有很大的鼓动性、说服力和高超的艺术感染力,因而使齐王感到实行王道并不难。
孟子与齐王继续对话,在宣传其王道业已取得明显效果的基础上,又运用形象比喻向齐王说明霸道行不通,“犹缘木求鱼也”。最后才向齐王提出有养、有教才能实行王道的具体措施:使百姓有恒产、恒心,把仕者、耕者、商贾、行旅从四面八方都吸引过来,才能称王于天下。这种层层引导的论证方法和艺术语言的鼓动作用,使齐王逐步明白了用武力称霸天下是一条行不通的死胡同,只有实行仁政才能统一天下。齐王对孟子佩服得五体投地,声称:“愿吾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这样孟子就达到了宣传自己学说的目的。
对话、论辩涉及思维科学。无论那一个时代,都是为一定的政治思想服务的。孟子善辩,毫无疑问也是为他那个时代的政治思想服务的,但他不是空洞的说教,而是采取诱导、探讨、疏通、商量的方法和真诚坦率的态度去平等地研究问题、交换意见。这种对话态度、方法和艺术语言的完美统一,就其思维方式来说,已经具有理论思维的形式了,可以说是一种高水平的对话。阅读此文,从历史或艺术借鉴的角度来说,确是“开卷有益”。

《孟子》中还有一类单纯发表议论的篇章,虽然没有标题,但都是围绕一个中心问题详细论述的,实际上已接近于完整的议论文。如《告子上》的《鱼,我所欲也》章,就是著名的代表作。
1.B 提示:一定量的Al与一定量的硫酸、NaOH溶液反应时,由于产生H2的体积比:,故铝与硫酸反应时,铝过量而硫酸不足,铝与NaOH溶液反应时,铝不足而NaOH溶液过量。故选B项。
文章的中心思想 ,即论述“义”的价值高于生命 ,为坚持正义,人应该有“舍生取义”的气节;那些不辩礼义而贪求富贵的行为,则是可耻的。
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进入议题,而是用生活中人们可能遇到的情况作类比:“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这样的开头,使所要论述的重大问题变得通俗易懂,把一个有关人生的重大问题举重若轻地提了出来。这一开端意在说明,人在生活中会经常遇到需要选择的事情,而按照人之常情,在两者皆欲而又不可同时兼取的情况下,人自然而然地会主动选择自己认为更高贵的东西。接着进入主题:“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孟子看来,在二者不可得兼的情况下,“舍生而取义”,应该是自然而然的选择。全文就是反复围绕这个论点来阐发的。
接着作者用排比对应起来写,说明在“欲生”和“恶死”的问题上,还有一个义和不义的问题须加选择,这个选择并不难,因为只要知道有比保存生命和厌恶死亡更为重要的“正义”存在,自然就会正确处理了。虽然按照孟子的观点,他认为道德乃是人性中先天所具有的,不免陷入唯心主义泥潭,但他在关乎生死和节操的问题上提出的这种慷慨悲壮之论,还是十分感人的。文章虽在说明道理,感情色彩却悲壮而高亢。紧接着“万钟”一段,在文意上则发展到对不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进行谴责,因而语调转入严峻,用一种严正质问的口气写出,表现了一种鞭挞和鄙夷的态度。这篇议论文,除透彻地说理之外,还在谋篇上、用词遣句上以及文章语调上,加以精到的安排和用力,使它在说服力外兼具感染力,即逻辑推理中巧妙地融进形象思维,这对于我国后世古文家的论说文产生了很大影响。
总的说来,《孟子》中的论辩散文,无论是对话体部分,还是以叙事、议论为主的篇章,主要的风格特色都是气势磅礴、感悟充沛,让人读起来有一种一气呵成、酣畅淋漓的痛快。中国古代论文向来有“以气为主”的说法,文章讲气势,实际上就是说文章写得要有个性、有感情、有锋芒。汉唐以后的中国散文家无不推崇《孟子》,唐宋大家如韩愈、柳宗元、苏洵、苏轼都很重视《孟子》散文的这个特点,正如苏洵所说:“孟子之文,语约而意尽,不为巉刻斩绝之言,而其锋不可犯。”(《上欧阳内翰第一书》)意思是说,孟子散文,语言虽简练,表达意思却很充分,在发议论时并不作武断的言词,却又很有力量,使论敌无法招架,不能不折服。
(2)动力电池回收没有明确的标准,导致动力电池回收工作开展缓慢、回收成本高、经济效益不明显。需要政府制定相关引导和鼓励政策,让电池回收行业的发展更安全、规范和高效益。

参考文献:
诸斌杰.中国古代文体概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4.

(作者单位:中共昭通市委党校)